低端制造业外迁 中西部地区造高端IT产业链

 受限于用工成本高涨、土地价格上升、税收优惠减少、环保压力日益增大等原因,低端制造业的一些外资企业将制造工厂转移到了东南亚地区。2011年,NIKE运动鞋在越南建立的生产基地,生产规模大于中国。但是,在这些低端制造业外迁的时候,一些高端制造业却看到了中国中西部地区的优势,正在加快向中国转移的脚步。

  大量的熟练工人和高技术人才、完备的产业基础正是中西部地区吸引外资高端制造企业的地方,而这也成为中国新的比较优势。此外,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国家对于振兴内需的战略,中国消费者对中高端产品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,例如智能家电,消费者对新技术产品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,高端制造业在双重利益的吸引下,必然会加快在我国的投资。

  2002年,英特尔在程度投资建设全球第二个芯片封装测试工厂,该工厂芯片组和移动芯片产量约占英特尔全球总产量的一半。戴尔、富士康、德州仪器、联想等IT巨头都在成都设厂,成都顺利承接了全球IT产业的转移,从前端研发、后端生产、末端市场“三足”同步的完整产业链,整体在向成都转移。

  如今,成都已经打造成了一个IT完整的产业链,在未来五年呢,将建成全球最大的云服务和终端产品制造基地,中国IT产业的“第四极”,在成都将成为现实。

  西部地区占中国国土面积72%,目前,全球500强企业近一半选择在西部设厂,丰富的人才资源、完善的教育体系、高效的服务型政府等,都能让企业的综合成本降低,经济效率提升,未来西部在经济版图中的分量也会更重。从当前的发展情况来看,中国西部的发展速度已经赶超了东部沿海地区,已然成为中国GDP增速最快的区域,西部地区将会发挥巨大的潜力。

  中国即使一个制造大国,也是一个消费大国,产地和市场相结合的特征必然会给企业带来更多成本上的节省,然而,西部地区巨大诱惑力的背后,也存在着困惑。如何让更多制造业西移,充分发挥中西部地区的硬件资源优势?怎样提高高端制造业的比重,在此基础上,如何将产业升级,不只是制造,更是“智造”?如何兴起中国自己的高端制造业,形成完善的产业价值链?

  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谁都不能保证,类似美国“再工业化”战略或许会在将来某一天再次爆发,对于中国来说,摆脱廉价的劳动力优势,积极培养高端人才才是最主要,在中西部迎接这些高端技术的时候,政府、企业两大要素是否也应该考虑如何让高端技术在我国扎根,掌握生产主动权?

  (来源:21CN)

 

年内逾20家信托公司收罚单 违规进入房地产是重罚区

信托业强监管仍在继续。截至12月24日,今年以来信托业已收到近40张罚单。超过20家信托公司被罚,约占全部信托公司数量的三分之一

易得(星城国际)写字楼 商务中心

星城国际位于酒仙桥路10号,大山子环岛东南角(临街),地理位置优越;紧邻机场高速、京顺路、四环,交通环境好;

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综合服务楼 写字楼

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综合服务楼项目,是航站楼整体构型的延伸,与航站楼共同构成一个中心放射六指廊的完整建筑形态,获取机场大量高净值人流。

东湖国际中心写字楼 总建面62631.48平

东湖国际中心项目位于望京区利泽西街交叉口毗邻两大城市公园,入则宁静,出则繁华。